曹限东:我在国安金冠,传承北京足球的“小快灵”
2018-08-04

2018年9月,国安金冠青训营走进北京体育广播。国安金冠首席竞训官曹限东领衔,青训总监申彤、教练主管姚立伟以及青训学员和家长代表,在《快乐小足球》节目中与主持人王异、康乐畅聊关于青训的点点滴滴。

在第3期节目中,昔日国安队长、北京足球代表人物曹限东与主持人王异,聊起了为什么要从事青少年培训、为什么来到国安金冠,并且坚定地表示要传承北京足球的“小快灵”风格。



访谈实录


王异:收音机前的各位听众朋友下午好,欢迎收听北京体育广播调频102.5兆赫为您带来的《快乐小足球》节目,我是主持人王异。今天做客我们《快乐小足球》的嘉宾,咱们北京的球迷都非常熟悉,他就是咱们前国安队著名球员、金左脚——曹限东曹指导。曹指导您好!

曹限东:主持人你好!广大球迷朋友们大家好!

王异:当然呢,做客我们《快乐小足球》这个节目,您的身份可能就要发生一点点的变化了。咱们不能从职业化体育、从国脚的这个角度来进入今天的节目了,您应该在这个身份上是有一个变化,能不能向我们收音机前的朋友们介绍一下?

曹限东:其实变化再大,还是脱离不开足球。目前我的身份就是国安金冠的竞训官,也从事一些青少年培训、训练方面的工作。

王异:主要现在还是从事青少年足球的培训工作。

曹限东:对,因为我从退役以后,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完全地脱离开足球。开始的时候,由于教练的身份,前几年带了一些成年的队,包括宽利队、北理工,都是我们北京的球队。最近几年是搞青少年的比较多,从时间上来说、投入精力也好。

王异:那从哪年开始进入到青训的范畴当中?

曹限东:大概应该也有那么56年了。青训这一块,作为自己来说本身是一个球员出身,而且这么多年来呢,对足球还是有情结,又看到这些孩子们,我觉得在足球方面,其实应该给他们提供一些更好的平台和服务。

作为我个人来说,其实特别希望这些孩子能够在足球运动当中获得什么、能够历练什么,这是更主要的。每个人对于足球的理解和感悟是不一样,我希望孩子在比赛、训练过程当中,体验的会更多,对他们今后的人生发展,会有非常大的好处。

王异:说到青训,可能很多朋友会把青训分成两个部分——一个,就是咱们现在职业俱乐部下面的青训体系,都是一级一级年龄段的梯队,甚至包括现在U23都当成青训的范围当中了。实际上23岁了就不应该再青训了,都应该已经可以直接进入到顶级联赛了。

另外一个体系,就是建立在学校和社会的训机构,相对来讲是不是从培养孩子兴趣这个角度考虑的会更多一些?那么您这几年从事青训,主要是从哪个方面开始进入?

曹限东:从这两块来说呢,其实我觉得并不矛盾。从我个人来说,我更倡导的是校园足球,包括社区足球,而并不是很早地让孩子进入到很专业的这种模式当中。因为毕竟我们小的时候,在十几岁已经很专业了,基本上那时候都是封闭训练的,常年脱离社会、脱离家庭,跟父母、学校,时间很少。

我觉得从目前来说,这种发展其实对现在的孩子是不利的。我更多地提倡、希望我们的孩子在平时的社会当中、学校氛围,包括跟家长跟朋友,在这种氛围当中,让他在一个正常人的发展过程当中,再去从足球当中获得一些乐趣和感受。其实这种我觉得是一个孩子发展的比较良性或理性的道路。

王异:我能不能这么理解,足球这项运动对于孩子们来讲,它是在成长过程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应该过早地让它成为生活当中唯一的那一部分。像刚才您提到的校园足球和家长,包括咱们社会的培训机构,如果能够三方合力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的话,会不会更好地推进?一个是让孩子健康地成长,有非常完善的身心;另外一方面能够让他在这过程当中,更深刻地去领悟足球这项运动。

曹限东:对。因为足球包含了很多东西。咱们都知道足球世界第一运动,的确有很多魅力和内涵在里边。

我们简简单单看到,现在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而足球正好是一个集体项目,会给孩子在集体的这种氛围当中,给他带来的是团队的合作、同伴的沟通,方方面面这种关系的处理。在球场上也一样,在平时其实也是一样,而我们的孩子现在大部分呢,由于独生子女的环境,造就了他们很多很自我的、甚至很封闭的思维模式。在足球当中,对孩子来说可以弥补这一点。

王异:其实很多小孩现在独生子女的环境下慢慢成长起来,在家里边是小皇帝,六个人围着一个,甚至更多的人围着他一个,说一不二。但是到了球队当中,有角色的分工、在场上需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共同向一个目标奋斗,要学会和别人进行配合,这可能是让他们接触社会的一个初步的阶段。

那您在这几年从事青训的培训过程当中,发现现在咱们国内的青训培训体系里面有哪些问题吗?

曹限东:足球本身有它的规律。作为孩子来说,首先要给他提供一个良好氛围。像刚才你所讲到三角关系,这是需要大人和环境给他创造的。现在的孩子,更鼓励他们在足球的尝试当中,有责任感、有勇气!包括他们平时的行为规范,我一直在强调,我们的孩子无论是身体上和心理上都非常脆弱,这不是家长希望最后让孩子看到和得到的。

而足球运动,我们是在教球,同时教会孩子很多方面,对他今后非常有意义的素质。包括守纪律有礼貌、刚才讲到的团队精神、守信、对于困难的克服……方方面面。这些在足球当中,孩子都会体验到,而他很早就经历一些磨练的话,对他们今后青年也好、成年也好,对他们平时的学习和生活,甚至今后的工作当中,会有很好的一种体会,对他们今后的人生有很大的帮助。足球只是起到一个促进的作用。

王异:它只是一个手段或者是一个借题。因为毕竟足球它是一项运动,它是竞技,竞技的过程当中就有成功也有失败,让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通过所谓的挫折教育,让他们学会去面对失败。当失败到来的时候,如何从失败当中总结经验教训,去站起来继续面对自己未来的道路。

足球这项运动,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运动,它还不像单项,单项的自己陷在这里面,要让小孩自己走出来有时候挺难的。咱们这个项目正好是其他的小伙伴们大家一加油,氛围一好,对孩子更好地促进。

曹限东:对!我老跟他们说,家庭是一个课堂、学校是一个课堂,体育场上、足球场上也是一个课堂。而这些课堂给孩子提供的,是不同的感受。让孩子在这种氛围当中,有快乐有愉悦,也有困难也有苦恼。这些东西让孩子一定去感受,知道怎么去面对、怎么去克服。

王异:而且足球场上是一个更加公平更加透明的环境,可能大家面临着不同困难的时候,会有不同的解决办法。又比社会相对简单,它是更纯粹地去寻找自己的优势,去克服自己的缺点的这么一个途径。您觉得如果把青训的体系搭建完成,更好地做好青训的话,最关键的因素在哪一方面?是在咱们的培训机构,还是说在家长对于孩子对足球的认知上?

曹限东:我总是强调一点,就是要换位思考,现在的孩子他需要的是什么?家长需要什么、学校需要什么?从政府层面、决策者层面来说,能不能给他提供这种服务,或者是这种支持?作为青训来说,再一个就是教练、场地也非常重要。现在我们的孩子,几乎都喜欢踢球,但是迫于我们的条件,现在的场地比较少,即使有了场地,它的消费水平,都没有满足孩子的欲望。

再一个,在培养足球娃娃、足球人才方面,前提是什么?我们一定要有一个整体的、宏观的决策、计划。我们周边的日本,它有50年甚至100年的足球发展计划。

王异:之前也有很多人讨论,我们的足球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我们的青训到底是应该学谁?学近邻日本,还是学南美洲,像巴西那样去激发人的天赋?或者说到欧洲去学习整体的战术、整体的攻防转换?甚至欧洲还分很多类,对吧?你去学阿贾克斯,还是学巴塞罗那?但这都是仅仅停留在技战术层面的,如果我们没有能够找到真正前进的方向的话,这些技战术层面的东西可能到都是空中楼阁。

就像您说的,我们应该像南美那样去改变一个家族甚至是几代人的命运,还是说真正让它进入到我们的生活?甚至是成为一种教育的模式,这可能在未来的时间里面需要方方面面所有参与足球的社会各界的人士,共同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刚才节目的一开始您也介绍了,您是目前国安金冠的竞训官是吧?那这么多青训的机构,您也曾经在职业俱乐部执教过,职业俱乐部也有很多梯队,为什么会选择来到国安金冠做青训工作?

曹限东:国安金冠的成立,它有一个背景——中信国安和国奥集团的合作之下,产生的一个体育公司叫国安金冠。从这个层面来说,首先给我的感觉这个平台是非常好,尤其是从政府层面来说,资源非常广泛。无论是体育总局的国家足球学院、国足学校,都是包容在这整个的一揽子计划当中。

另外金冠还有一个很大优势——它没有从职业足球去考虑,所谓足球产业也好,经营模式也好,它更接地气。国安这么几十年,老百姓已经是耳熟能详了。

王异:成为咱们很多球迷的信仰。

曹限东:对。现在作为国安来说,它如何把运营、培训以及足球产业链,还有事业、商业怎么有机地去结合,还是相当有潜质的。我跟国奥金冠的张总非常熟悉,大家的想法也非常一致,所以就促成了这件事。

王异:能够从您的介绍里了解到,国安金冠的青训培训体系还是建立在教球育人的思路上,并不是以单纯输出职业球员作为唯一的目标。

曹限东:从目前来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步。包括我们现在从教练员的培训、青少年的培训来说,都在逐步地完善。同时,我们在场地运营方面,提出了一个新的口号叫——“三园计划”。这个三园包括公园、校园和田园,而这是群众体育、群众足球的一个很基础的东西。

要想发展中国足球,首先必须要从青少年、从基础群体做起,而前提又在于一定要有我们自己的球场,让更多的孩子、更多喜欢足球的人,能够踢到更好的球场、更便宜的球场。我们特别希望若干年以后能给大家做到什么?我们能够提供免费的球场、免费的服务!

王异:在硬件的条件当中,能够让更多喜欢足球的人,亲身地站到球场上。现在想踢球……(曹限东:真是太奢侈了!)有的时候在北京想找一块球场,大家凑在一起,每周固定的时间去踢的话,难度都比较大。反正我身边的朋友经常是每周也踢,不过经常换地儿。

曹限东:对,的确现在我们的球场非常奇缺,所以就提出了三园的想法。

王异:刚才您也提到了教练这个环节。因为您作为职业球员,进过国家队,属于在中国最顶级的球员了。那在基层的培训体系下,像您这样有过职业经历的教练员多吗?

曹限东:有,但是目前并不是很多。有几方面的原因:首先球员退役以后,有没有再培训的机构、组织,给他提供这种再培训?

王异:因为现在教孩子的话,必须要有教练员证书。这些球员退役之后,他还要再去考一个证书,才能够带孩子去踢球。

曹限东:对,这就是什么?从最初级的的退役球员转化到教练员,他需要一个过程和手续。而现在很多的退役球员,很多都也愿意继续从事足球方面事业。但是现在很多的机构,给他们提供的平台并不是很充分,

而现在慢慢随着足球市场的发展,足协、教委、体育总局,都在给退役球员,甚至一些基层的教练,都提供这样的机会。对于孩子今后发展,有很坚实的一个后盾。同时,我特别希望的是就是我们的教练员,虽然大家都非常喜欢足球,但是真正要理解教练的责任,这个层面上,我觉得还是要需要加强和提高的。

就像我们的小时候踢球一样,我们对第一位教练印象都非常深刻,而第一位教练对于孩子今后一生的影响也非常重要,所谓启蒙教练”。而现在这些年轻教练,能不能有这种标准、这种认识?

王异:给他们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这是具有很神圣地位的一个职业。但是也有这样一个问题,想和您再交流一下。您也提到当年您踢球的时候、开始学球的时候,您的恩师基本上应该都是言传身教。那个时候可能教孩子踢球还不像现在这么严格,必须有D级、C级、B级的教练员证书,只要具备足球的天赋和能力就可以带队。

但是现在有了考核的标准,可能有一些职业球员他有非常好的足球理解能力和足球技术,但是他没有通过这个考核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带队。这之间的矛盾,您觉得是当年言传身教的方式更好,还是现在所谓的科班出身,一级一级考核之后拿到证书再带孩子——哪种方式更适合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和推进?

曹限东:相结合是最好的。因为作为职业球员,以前他有过球员经历,他在业务方面能力非常强。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他在理论上、文化知识上,这方面是比较弱的。而这些东西如果后天能够加以学习,提高、补充自己,我觉得今后做教练,慢慢地优势会出来,毕竟他有职业经历,可以变成好的教练。

另外一个角度,无论任何时候,在国外也好、在足球发展中国家,青少年的教练的标准是非常高的。你必须要通过不断的考核积累经验,一步一步达到一定的级别,才能够去当这个教练员。为什么?因为他面临的不单单是一个教足球,还有育人的责任,而其实这对孩子更加重要。如果一个教练的个人能力、个人素质都达不到的话,他毁的不是自己,而是一批孩子。

王异:对于咱们北京足球来讲,您觉得在传承和发展的过程当中,最应该继承的是哪方面的东西?

曹限东:作为北京足球来说,我们都知道其实在780年代,中国的足球的划分很明确,就是南派和北派——南派比较细腻,北派比较粗犷。首都北京那个时候,正好融合了南北两派的技术风格。(王异:北派就是以辽宁、大连、山东…………山东、吉林这些为代表,南派以广东、上海为代表。北京的地理位置,正好融合了两派各自的特点,最后形成了我们小快灵的这种风格。

小快灵当时有一个特殊性,就是”,因为当时那批球员的身材比较小。但是”,完全符合足球规律的需要。现在足球发展越来越快速,需要队员在高对抗过程当中,要有灵活运用技术和头脑的能力。那个时候提出的小快灵,我觉得到现在也完全适用。只是我们平时的训练和对队员的灌输,能不能够给他们的基础打实?

我老强调:足球是有规律的,我们不要拔苗助长,不要为了一时的成绩、一时的虚荣,违反足球的规律。我特别建议我们的教练,要认认真真把足球理论方面的东西学扎实了,把足球的原则、规律融入到平时的训练、比赛和要求当中。这些东西需要时间和日积月累。千万不要让我们的孩子过早地成为机械化或者模式化的球员。

王异:曹指导为我们展望一下,未来您对于咱们北京足球,包括青训方面未来的发展方向,有哪些期待?

曹限东:其实很简单,我特别希望我们有更多的球场、更多免费的球场、更多好的球场,让更多的人去参与到足球活动当中。最后特别希望学校、家长,一定要支持孩子到球场来!

王异:我们也特别希望在未来的世界里面,有更多像曹指导这样有足球思想、足球情怀的球员,能够给孩子在足球发展道路当中,提供更多的指导。谢谢曹限东指导做客我们今天的《快乐小足球》,咱们有机会继续青训的话题,和大家共同展开交流。

曹限东:谢谢。球迷朋友们,再见。